MightyDoro

闪恩/恩闪/锤基,微博同名仓库,咕咕咕

【锤基】故事之神 5(NC-17,黑不起来锤×这次没玩脱基,伪AU复三后剧情向)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这周内会更到完结

打灭霸的剧情魔改于漫画《无限手套》。啊啊只想写谈恋爱,剧情就写得流水账一点啦大家见谅。

 

1    2     3   4

 

 

超级英雄时代的人们是快乐的,因为他们知道,不管出现怎样可怕的反派、遇到怎样困难的境遇,总会有超级英雄横空出现,解决一切的难题。他们不去担心,如果失败了会怎样,他们只是在期待,超级英雄们将怎样打败坏人呢?

但在一个响指之后,超级英雄的时代崩塌了。

 

正在处理克里人争端的惊奇队长被尼克·弗瑞紧急召回,但神盾局的前局长已经化成灰烬,她根据尼克事先准备好的联系人名单,找到了泰坦星上的钢铁侠。

拥有了风暴之锤的索尔可以随意使用彩虹桥,看到灭霸消失后,他立刻赶到了灭霸的老家,正好与幸存的钢铁侠、星云会合。

“托尼,这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奇异博士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提醒着失神的钢铁侠,托尼感受着小男孩留在他手上的最后一丝温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着面前的三位英雄说:“一切正按计划进行。“

“灭霸在哪?”索尔压抑着愤怒问。

”绝不会是在这里,“星云回答道,“他根本不在乎泰坦星,他只在乎……“

 

“Daughter.“

在灵魂宝石构成的虚拟世界中,灭霸看着渐渐落下的太阳,搂住了身边幼小的卡魔拉。他用一个响指消除了世界上半数的生命,他用无数的生命完成了自己毕生的追求,他用卡魔拉换来了灵魂宝石。但这一切的代价是什么呢?

“Everything.”

即使是灭霸也不能完全理解无限宝石的力量,他只是隐约地感觉到了灵魂宝石与卡魔拉之间的联系。无限宝石的拥有者很快学会了灵肉分离的方法,他让自己的灵魂进入到灵魂宝石的世界中,享受着不曾失去女儿的幸福——也是不属于他的幸福。这种虚幻的幸福从来都不是灭霸所追求的,但他也难以忍受失去‘一切’的现实。

“Papa,” 卡魔拉向他伸出了小小的手,“这块绿色的宝石真好看。”

“喜欢的话,我就把它镶在你的匕首上。”

卡魔拉开心地笑了,拿出了自己的小匕首。

 

灭霸的手指弯曲成了一种奇怪的姿势。

“就是现在!”星云说。那个手势是她和卡魔拉之间特殊的暗号。

残破的无限手套已经不能承载六颗宝石的能量,而灭霸的灵魂正沉浸在灵魂宝石中。星云取下自己右眼的眼球,将惊奇队长释放出的能量汇聚成一束激光,射向了无限手套。钢铁侠机甲上最后的动力装置飞到了无限手套上方,将脱落的时间宝石送到了索尔手中。

彩虹桥,蕴含着无视空间的力量,时间宝石,蕴含着无视时间的力量。当这两股力量碰撞在一起时,便可获得穿梭于时空的能力。

电光火石之间,一行四人回到了改变命运的关键点——被齐塔瑞军团侵略的纽约。

他们的计划很简单:与过去的自己达成共识,顺着虫洞找到灭霸,在灭霸还没拿到宝石前干掉他。

“我相信自己的智商,可以理解时空穿越之类的事情。”托尼说,“但想要和那时的索尔讲道理?我觉得不行。“

索尔想了想,觉得托尼说得对。在钢铁侠的帮助下,他潜入神盾母舰,来到了关押洛基的玻璃监狱前。

 

“你少了一只眼睛。“洛基直勾勾地盯着他。

“小兔子给了一只新的,还算能用。“

“我不喜欢红色。“

“那就把它变成你喜欢的,我知道你可以做到,这个玻璃盒子根本关不住你。比如说绿色,你喜欢绿色。 “索尔说,”听着洛基,这几年里发生了很多不应发生的事,阿斯加德消失了,人民伤亡了一大半。不仅仅是阿斯加德……总之,我需要你的帮助,我需要你。“

“哥哥,”洛基打断了他,笑着说,“你一定是走投无路了才会来找我。”

“没错,走投无路。”索尔干脆地回答,“我们失去了父亲、母亲、一个你还不认识的姐姐……”

“还有我,对吗?”洛基说,“你刚才说,你需要我,是因为你又把我弄丢了吗?哥哥?哦,看看你的表情,索尔·奥丁森,GOD of Thunder,告诉我,我死前对你说了什么?我做错了什么事情结果咎由自取、导致了自己的死亡?!“

索尔摇了摇头,丝毫没有被激怒的样子。这时的洛基不同于其他时期的他——刚刚失去宠爱的小王子在宇宙旅行中经历了太多艰辛,现在的洛基痛苦、疯狂、满怀着恨意、还有一些歇斯底里。索尔心疼地看着洛基,只可惜,当年的自己不懂得理解洛基的痛苦。雷神把斧子扔到一边,张开双臂对洛基说:“Read my mind,brother.“

哇哦,这可超出了洛基的预期。他本想趁人之危向索尔提几个过分的交换条件,但没想到傻大个主动送上了门。恐怕索尔会反悔,洛基毫不犹豫地穿过了玻璃,一掌按住了雷神的额头。

­洛基最先感受到的是情绪。焦虑、痛苦、愤怒、失去之痛、甚至是仇恨。这些可怕的情绪一直是伴随在邪神身边最忠诚的朋友,但它们不该属于索尔,那个金光灿灿的雷神。洛基有一点害怕了,究竟是怎样的灾难才会让太阳都染上阴霾呢?

之后涌入的是记忆。洛基可没打算老老实实地只看之后发生的事,他直奔索尔原本的登基之日。

他看到自己说:“Now give us a kiss.”

他听到了索尔猛增的心跳,重得像是在用锤子砸彩虹桥。

他的哥哥在心中回答道:我也爱你。

 

但洛基马上就被之后的记忆冲晕了头脑。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索尔见证的五次死亡一个接一个冲击着洛基,神明消亡的金光,诸神黄昏的火焰,阿斯加德的陨落。

是因为我吗?洛基想。

诸神黄昏本是必然,可他们说,是洛基带来了诸神黄昏。恶作剧之神总会给阿斯加德带来意外,众神便习惯性地把脏水泼在洛基身上。长此以往,连洛基本人也渐渐接受了这样说法——我就是带来灾祸之人。

“这不是你的错,弟弟。”

洛基醒来时蜷缩在索尔的怀抱里,就像每一个噩梦过后的早晨。

“我们一起去找罪魁祸首报仇,好吗?”

 

 

评论
热度(30)

© MightyDo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