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ro

闪恩闪同好群[楔与锁]接龙06

♢楔与锁♢:

作者 Doro @Doro


 
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士兵们都只能避在一旁,退也不是,进也不是。
那位鲁莽的弓箭手被军中的老兵拉到了阵营的后方。
弓箭手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却因射得一手好箭被召到军中,老兵们都把他当作孩子来宠爱,平日里不免娇纵了。今日闯下这样的大祸,小孩儿被吓得哭了出来,他被老兵们围在中间,生怕被那位雅号“一梭没”的王找了出来,扔下几把武器便尸骨无存了;又怕坏了自家大将的计划,就算最后打了胜仗,恐怕也是要被降罪的。
小弓箭手忐忑地躲在人堆里,却躲不过两位神子战斗时引发的地动山摇。明明是正午时分,乌鲁克城外却是一片天昏地暗。地面上扬起的灰尘顺着城墙飘向天空,和漫天的乌云连成一片遮天蔽日的帷帐。不知是雷电轰鸣,还是神器碰撞,强烈的震动顺着粘稠的空气传到小弓箭手的耳膜上。他捂着耳朵,抱着脑袋,偷偷把眼泪蹭在老兵的怀里。
但就算在战火纷飞的沙场,恩奇都的歌声却穿透了一切一切的喧嚣,直接唱到了他的心底。又或是说,那歌声不过是个载体,将歌唱者的情感,径直地传导到你的大脑里:似是浓郁婉转的乡愁,似是歇斯底里的渴望,似是苟延残喘的呢喃……
“或许这是大将的秘密武器呢,蛊惑人心的美妙歌声!”小弓箭手这样想着。反正都要受罚,比起提心吊胆失了战士的尊严,还不如就这歌声中陶醉,管他什么残酷的现实。


突然,一声巨响将他带回现实。
像是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刺破了空气,歌声也随之停止了。


他偷偷地抬起头,看向两位神子战斗的地方。


他们的大将还保持着歌唱的姿势——双臂张开,轻仰着头,双唇微张。
待他仔细一看,却发现空中浮着一根极细的、反着银光的金属丝。
细丝从乌鲁克的城墙上,直直的射向阵前的那位将军。金属丝从他的口中刺入身体,绿发白袍的人怔怔地望着城墙上金色的身影,双手捂住自己的颈部。他的嗓子里发出嘶嘶哑的声音,像是急切地想要说些什么。
腰间的长链仿佛要保护主人似的,自动地化了原型。天之锁盘旋着冲向了城墙上的王。
“嘣!”又是一声巨响。
那是两条天之锁碰撞的声音。
这不再是原典与赝作的对战,而是真正的神装对决。宁孙女神用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的肤发血骨混合制成锁链,一分为二交付两人。两人平日里将它化作绳链带在身旁,当然,这有灵性的神链知道要在何时化形来保护主人。
    两条天之锁都想压制对方,却因力量几乎没有差别,最终只能互相紧紧地差绕着,哪一条都不得动弹,僵持在空中。
看到这样的场景,本就异常烦躁的吉尔伽美什更加恼怒了。虽说一直在战斗中占了上风,他却一点都不感到痛快,反而越来越感到气恼。
不瞄准哪个目标、也不管是什么武器,吉尔伽美什一下子向城下扔出了巨量的武器——像是要发泄什么感情似的。
看到对自己有着敌意的恩奇都,看着向自己出手的天之锁,吉尔伽美什无法再抑制自己。
“Enkidu!”
或许王也不知道,他呼唤的是天之锁,还是恩奇都。


王跳上城墙的外壁,踏上了由两条锁链搭起的桥梁。没有平日战斗时表现出的神气,那位王的脸上布满了阴霾。两方的士兵都怔怔地望着在锁链上行走的吉尔伽美什,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无视了所有的惊讶目光和窃窃私语,吉尔伽美什走到了恩奇都的面前。
他卸下双手上的装甲,露出了手上的皮肤。他抬起双手,坚决地,却颤抖着,捧起了绿发人的脸。
“竟然是温热的呢。”王喃喃自语着,眼神空洞地盯着他。
‘恩奇都’感受着这令人怀念的气息——从遇到吉尔伽美什起,他就仿佛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只能任由这具身体做出最本能的反应。
啊呀,这具躯体为什么开始流泪了呢?


吉尔伽美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皱着眉头闭上了眼睛。
“Enkidu……”
或许王也不知道,他是在呼唤这具熟悉的躯体,还是在呼唤早已逝去的友人。
那根金属丝被缓缓地、可以说是小心翼翼地拉出。在金属丝被完全拉出的那一刻,恩奇都的身体径直倒下。
王一手拎着那条没有沾上一滴血的细丝——细丝的另一头连接着一只金色的杯子;一手抱着友人的身体——那身体将不再温热。


“冲呀!”小弓箭手用颤抖的声音喊着。士兵们像是突然惊醒一般,纷纷举起了武器。
“为英雄报仇!”士兵们红着眼睛冲向吉尔伽美什。
但那位王者并没有像预料中一样扔出武器回击,甚至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两条天之锁在他身后编织出密密麻麻的屏障,阻挡着冲锋的士兵,护卫着一同回家的两人。


见习祭司们正在对刚刚被收回的乌鲁克大杯进行净化仪式。
“真没想到,被盗的乌鲁克大杯竟会被人用来做这种事……”希杜里叹着气对她们说。


乌鲁克大杯在几天前意外失窃了。吉尔伽美什少见的勃然大怒,破格动用了很多力量去寻找,却毫无线索。找不到倒也正常,大杯一直被保存在王之宝库里,但除了王本人,几乎没有人知道王之宝库到底在哪里。希杜里和祭司们在魔法阵里搜寻了很久周围的魔力源——如果一个地方的魔力量突增,大杯一定就在那里。在徒劳搜寻了几天后,异常的魔力变化却突然出现在乌鲁克城前。她们立刻把消息报告给了王。
吉尔伽美什赶到城门时,却发现自己的挚友已经带着军队等候多时了。


“用乌鲁克大杯‘复活’恩奇都大人的尸体,用这样的手段对付吉尔伽美什王,也未免太恶劣了。”
“是啊是啊,王回城之后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呢……”
“王不会又要哭上七天七夜吧?”


“不会的。王一定能明白,敌人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攻打乌鲁克,”希杜里说:“而是在告诉王、挑衅他——恩奇都大人将永远是他的软肋。”


就算金属丝上一滴血液没有,吉尔伽美什依然认真地检查了挚友的身体。谁也不能伤害挚友一丝一毫——即使是怒气上头的自己。
就算知道那不是真正的恩奇都,即使知道那是被魔力控制的躯壳,即使可以放弃对长生不老药的追求,他也永远跳不出失去挚友的阴影。
“至少……”吉尔伽美什看着自己的双手,叹了口气,将恩奇都的身体放在了冥界女神的宫殿。
(这个月本王就不洗手了)(这句删掉)
“喂!金皮卡!你怎么又私闯冥界啦!!!!!”
“基迦勒,保护好恩奇都的尸体。以后再出这种事,我可要克扣给你的祭祀品了。”
“哎?!什么?!什么时候???怎么会??”


他用双手捂着胸口,仿佛手上还残留着挚友的温度,可以温暖他的心。
吉尔伽美什不再理会基迦勒的大呼小叫,没有再回头——不过这次,王又只能一个人回家了。

评论
热度(19)
  1. Doro♢楔与锁♢ 转载了此文字

© Do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