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ro

降临·友之梦(三)

#过渡章节,不想写太细,流水账

#下章要大量讲设定、世界观了吧(还没写

#本章有神父出没,神父没cp,单身神父 神父表示“我就默默看着你们秀”


他的气力被削减

他的猎物都逃窜

他诅咒了神妓

他怨恨了众神

泥人的心不再平静

濒死的心不再平静

 

 

       我站在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天之丘。

       到了绝别的时间吧。

       这具躯体已经被病痛折磨得残破不堪,能走到这里已经要感谢女神的宽容了。

       意外的,此时我并不想要见到挚友,也没有什么对他可说的*12。在我死后,吉尔一定会过于悲伤吧。悲伤不是王应该有的情绪,王也不应因为一件兵器的损坏而哭泣——吉尔为什么就是不懂呢?

 

       或许我该自私一点呢。如果我把自己当作王唯一、挚爱的友人,把自己当作吉尔愿意以生命去维护的爱人,或许会度过不同的一生——即使无法改变它的短暂。

 

       一个自私的愿望在本不该拥有感情的兵器心中产生了。

       众神听到了这个愿望。

     “神造兵器恩奇都啊,你是否愿意为你的愿望战斗。”

     “是神赐予我死亡,让我与挚友分开,又为何要来诱惑我?”

     “愚蠢的臣民呀,抛弃你们狭隘的神,接受宇宙神的恩赐吧。”

       兵器不懂自己的内心,但众神已经听到了答案。

 

       言峰绮礼从与英灵共享的梦中醒来。

       他并不是很在意那位英灵的过去,不过,倒是理解了为什么时臣没有成功用蛇蜕召唤出的预想中的黄金王者了。王并不是为了自己才去找那灵药,而是为了他的友人——恩奇都。

       曾经的老师召唤出的绿发英灵,是一个从容貌看非男非女的泥人。应当如何用代词称呼恩奇都呢,他、她还是它?

       那是个安静的英灵,对于御主的命令,既不积极,也不违抗,几乎从不说出自己的想法,就像神话中描述的那样——是一件人形兵器。时臣最初是有些失望的,担心自己多年的规划功亏一篑。但当言峰派出第一位暗杀者后,恩奇都的表现便让他放下心来。那位无名的哈桑甚至没有进入远坂家的庭院,就被周围的树木绞杀、被泥土吞噬了。

 

 

——————————————————————————————————

     “言峰……绮礼?是绮礼对吧?”

       十年前的那一天,当言峰回到地下室时,恩奇都就已经在那里等待了。

     “按时臣的计划,你的从者快要全灭了吧?”

       面对单刀直入的质问,言峰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圣杯听到了你怎样的愿望呢?”

 

       等不到言峰的回话,恩奇都自顾自地从酒柜里翻出了几瓶红酒。

     “吉尔肯定会喜欢你的收藏,时臣那里的酒可比不上你这些。不过——我在他那里翻酒时看到了一些……魔法师的东西。”绿发的英灵微微地眯起眼睛:“我知道了一些东西,关于圣杯战争的机制——若是时臣赢得了圣杯战争,恐怕我也要被命令自裁。”

     “可我是个需要圣杯的从者呀,”恩奇都说:“而你,恰好是个没有愿望的御主。”

 

——————————————————————————————————

 

       恩奇都的计划进行得十分顺利,杀死时臣、签订契约、让其他从者互相残杀,可没有想到,自己清心寡欲的御主会因为过于痴汉被卫宫切嗣一枪崩了。失去魔力源的恩奇都正准备和saber组肉搏,却发现,崩溃掉的卫宫切嗣,让那个可怜的傻姑娘一剑劈了圣杯。

       圣杯中涌出的黑泥淹没了恩奇都。

 

       啊,这被奉为神圣的存在呀,竟蕴含着如此纯粹的邪恶,就像这肮脏的圣杯战争一样。

 

     “谁来允许,谁来承担,谁来背负这世间一切的恶?”

       混混沌沌中,,恩奇都听到一个模糊的声音时而吼叫着,时而喃喃自语,时而歇斯底里,反复地念叨着这句话。

       吉尔那家伙肯定能毫不犹豫地回答如此简单的问题。

 

     “与王一同允许,与王一同承担,与王一同背负这世间一切的恶。”

 

       黑泥不再骚动,那个声音也不再叫喊。

       恩奇都感觉自己正与身边的黑泥融为一体。

 

 

       受肉后的恩奇都与背德神父熬过去了十年的时光。恩奇都并不享受现代的生活,但也算不上讨厌,只是比较介意城市里树木的稀少。在他的强烈要求下,言峰不得不带他在森林里住了一段时间——再不去野外吸收些大地的精气,冬木市的树木都要被恩奇都榨干了。

       他们还到过苏美尔平原。

     “拿着。”恩奇都跳进一条溪流,从水里挖出一件沾满淤泥的金属制器。

       言峰绮礼拿手帕垫着接过这样东西。

     “这是什么?”

     “圣遗物,挚友的圣遗物。想要自己召唤或是送给哪个master,随便你。不过,敢用这东西召唤吉尔伽美什的御主,或许会被他想尽办法毁尸灭迹吧?”

 

     “见或不见……倒也无差。”英灵自言自语着。

——————————————————————————————————

 

       第五次过家家抢杯子战争很快就到了尾声。

       美杜莎早早的被Teacher干掉。

       小次郎在Caster离开柳洞寺前被杀死,理由是以绝后患。

       Saber被Caaster剥夺了意识,几乎被做成了人偶。卫宫士郎在远坂凛的建议下,命令她自裁。

       在杀死Berserker三次后,那位无名英雄的鲜血浸透了圣骸布。

       即使被狂暴化,赫拉克勒斯也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恩奇都为他解放了天之锁。

       至于那令人叹惋的枪兵——恩奇都一直想用枪与他堂堂正正的打上一架,可惜,这个愿望没有机会实现了。

       第一道令咒,以御主之名令之,取出小圣杯的心脏。

       第二道令咒,以及第三道令咒,以御主之名令之,自裁吧,Lancer。

       多亏了战斗续行,光之子在这场战斗的最后一刻洗刷了自己的耻辱,一枪插入了言峰绮礼的心脏。

 

       圣杯在这满是鲜血和尸块的战场降临了。

 

     “圣杯战争的胜利者,说出你的愿望。”

 

     “我想和挚友——吉尔伽美什——一起度过幸福、快乐的一生。”







#最后一句是lo主心声,求求你们,结婚吧!!


评论(4)
热度(39)

© Do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