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ghtyDoro

闪恩/恩闪/锤基,微博同名仓库,咕咕咕

【迦勒底日常】完全之行

“恩奇都,我是在以挚友的身份劝你。”吉尔伽美什说:“罗伯是灰狼,不是狗。变容成白狗还汪汪叫,它是不会跟你做朋友的。“

“快变回来你原来的样子,ENKIDU!!”

“汪汪!”

一个很皮的恩(群里说剧情看不到恩的皮那就写出来吧hhh)

恩主场,闪出场较少,不过还是闪恩闪背景,还是不要脸打了cptag

狼王出场,fsf提及,伊什塔尔提及

1

说起来,恩奇都本与狼王没有什么交集*。可当狼王终于忍受不了迦勒底狭小的房间、伸展四肢到屋外撒欢飞奔时,一团绿色和白色的混合毛球‘咻’地跟了上来,从他身边超过,狼王当然不甘示弱,紧绷着肌肉和那团毛球竞速。两团毛绒绒翻滚着互相超越,直到被芙芙截住了去路。

“芙芙,芙呜,芙呜呜。”

两团毛球觉得芙芙毛球说得有道理,在精疲力竭又惺惺相惜中,停止了这场意义不明的比赛。

当被问到为什么突然要和狼王赛跑时,恩奇都这样回答:

“可能,这就是野性的呼唤吧。“

 

英雄王撇了撇嘴想,就算是被激起了野性的野人,四肢着地跑步未免也太过了。

 

 

2

芙芙说。

“跑太快,掉毛啦,不毛茸茸就不能在可爱女孩子的大腿上打滚啦。“

 

3

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幼年英雄王假哭道:”漂亮大姐姐怎么在用四条腿爬呀呜哇哇哇哇哇!”

小刚lily、小童谣和小杰克都被吓哭了呢。

 

4

狼王罗伯有个洞穴,穿过那片没有名字的草原,便能找到他藏匿宝物的洞穴。如果你不是他最亲密的友人,他可不会带你去那片私人领域。

“狼王和吉尔一样,都热爱收集宝物呢。”恩奇都说:“狼王允许我带你参观他的宝物库了,条件是不能告诉你宝物库的位置。”

“哼,本王对庶民的收藏不感兴趣,本王的宝物库里什么东西没有?!“吉尔伽美什说:“不过,和挚友一同出游倒是有几分乐趣。”

 

空气中的魔力盘旋翻滚,在恩奇都的周围形成一个个漩涡,气流在他的长袍中涌动着,衣袖上流动着金色的纹路。魔力促使着外界的元素和恩奇都体内的复杂构造交换、融合,泥人的身体不再被限制在人型之中。

 

变容。

 

数值重塑,

筋力 A,耐久A,敏捷B,魔力D,幸运B。

形态扩充,体积超扩大。

概念引入,毛发。

能力提升,记忆巡航。

 

完全之形,狭义显现。

 

金光褪去。

一只大白狗在吉尔伽美什的面前俯下身子,用它巨大的爪子拍了拍自己的后背。

 

”一起出游是可以,“英雄王无可奈何地看着面前巨大的白狗:“但我是不会骑你去的,ENKIDU!”

 

5

恩奇都早就注意到狼王的存在了,早到他还没有来到迦勒底。

在新宿见到这只大狼时,恩奇都就莫名感受到了一阵熟悉的气息**。

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只是很想默默大狼的头,告诉他,没事了,有我在。

想要和他一起在森林里奔跑。

想向吉尔炫耀说,看,我的ma……mas……?master?

但吉尔好像不喜欢大狼。不喜欢到要和带着狼的自己打架。

 

之后的事恩奇都就记不清楚了,他只是本能地想和狼王交朋友。

 

“汪汪!”

“恩奇都,我是在以挚友的身份劝你。”吉尔伽美什说:“罗伯是灰狼,不是狗。变容成白狗还汪汪叫,它是不会跟你做朋友的。“

“快变回来你原来的样子,ENKIDU!!”

可恩奇都记不得狼是怎么叫的了,他只记得狼的叫声是伴着鲜血和疼痛的。

 

 

6

在一个依然寒冷的清晨,御主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在迦勒底屋外的雪地上,卧着一只巨大的公牛。公牛粗重的呼吸和体温把周围的积雪都融化了,它不时地伸头往迦勒底内部探看,倒也没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

御主为了维持自己的威严,自告奋勇地去查看巨大公牛的情况。

哼,管它有什么危险,大不了就手撕。

 

御主一步一步接近着公牛,直到整个人都被笼罩在公牛的阴影中。御主慢慢地围着公牛转了一圈,公牛依然一动不动,毫无反应。

 

“这里!“御主轻声冲挤在门口的众英灵喊道,”它的身上,好像有我们在乌鲁克见过的花纹!”‘

“乌鲁克……公牛……“马修说:“难道这就是?!”

“这就是!“伊什塔尔从众忠英灵中挤出来,冲到了公牛面前:”我弄丢的天之公牛——古伽兰那呀!”

 

御主忍住吐槽‘这么巨大的东西要怎样才能弄丢呀’的冲动,安心地走向迦勒底的大门,心想:还好还好,不是猎奇生物突然显现,还以为连迦勒底都变成特异点了呢。

 

 

”噗叽——嘭!“

”前辈——!“

 

 

身后爆出一声巨响,接着被温热的液体喷满了后背,四周的雪地上也散布着点点猩红的色彩。一瞬间,马修已经换上了战斗装备,举起盾牌挡在了御主背后。

这场血雨下了整整半分钟。先是柱状血流的喷射,在高压下血柱喷向了天空,在空中分离、扩散,如雨般洒向大地。几股血流从公牛巨大的躯体中向四周流出,在雪地中流淌、蜿蜒,像是没有画好的鲜血法阵。随着血液的涌出,公牛的身体逐渐垮塌,随着一阵阵血雾缩小着。

 

 

”古伽兰那……我的古伽兰那……”

一阵血雨后,公牛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一个满身鲜血的伊什塔尔,愣愣地站在原地,头还保持着向上仰望的姿态。

若是失魂落魄的女神把视线往下移一点,便能看到在那场血雨的中心站着一位白衣绿发的人。他不顾长发、长袍溅上片片血迹,一脸愉悦地观赏着女神的失态。

 

 

7

“虽说变容成天之公牛着实让我觉得不适,”事后,恩奇都说:“但能看到伊什塔尔再次亲眼目睹爱宠的死亡,还是很愉悦的。这比把古伽兰那的内脏仍在她脸上爽一点。”

“只是因由私人恩怨的小小报复罢了。”他这么说道:“不,我觉得我可算不上危险人物***。”

 

8

虽说公牛是恩奇都变的,但喷出的血包由吉尔伽美什(Archer)提供,高压泵由吉尔伽美什(Caster)设计。

他才不会为了这种事自爆呢****。

 

*梗出自狼王情人节礼装和恩/狼王礼装盛夏时光。

**fate/strange fake中小恩的master是合成兽狼

***艾蕾说过,恩奇都不管是在乌鲁克还是迦勒底都算得上危险人物。

****恩奇都情人节剧情,要是御主不愿意收礼物的话干脆就到走廊自爆吧。


如果有人喜欢的话,有点想把这个系列写下去啦~各自独立的欢乐小短篇。

前篇在这里 【闪恩闪无差/迦勒底日常向】吉尔伽美什与恩奇蛙

评论(5)
热度(192)

© MightyDo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