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ghtyDoro

【闪恩闪无差/迦勒底日常向】吉尔伽美什与恩奇蛙

//这次真的OOC了,嘛,既然写的是搞笑日常就原谅自己吧hhhhh

//过度用梗,fgo的梗很多,可能会带来阅读困难

又写了一篇 【迦勒底日常】完全之行


“杂修,你看这个蛙,它头上是绿的,一直延伸到后背,肚子却是白的,白花花的,一点杂色都没有。”

吉尔伽美什(Acher)托着一只蛙对御主说。

“多好看啊,你难道不想要一只吗?“


1

吉尔伽美什·黄金·王养了一只蛙,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迦勒底。王和蛙形影不离,如胶似漆,一唱一和,夜夜笙歌。蛙一般蹲在王的垫肩上,偶尔也会胆大包天地跳到王的头顶,和发胶的拉力对抗着。在迦勒底众人面前头顶青蛙的吉尔伽美什老脸一红,又不忍心把蛙赶下去,只好打开王之宝库用金光闪瞎众人的眼睛,趁乱携蛙逃走。据小杰克和小童谣说,在没人的时候,蛙跳到吉尔伽美什王的头上,他连脸都不红,这可是她们俩偷偷看到的!

 

2

“黄金的!让余看看你这蛙是个什么宝贝!“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听到这一趣闻的太阳王拿坟头砸开了吉尔伽美什的屋门。

“咦?“奥兹曼迪亚斯想,”余只是轻轻敲了下门……怎么就weak了?”

“太阳杂修!那个被蛙迷了心窍的Archer去外面给蛙找伙伴了!这层是稳重的Caster住宿区!”

 

3

奥兹曼迪亚斯顺着金光,轻易地找到了吉尔伽美什。

“哟,太阳的,你来了”吉尔伽美什说,“卿可知,迦勒底附近何处能寻到白熊?”

“据余所知,白熊生活在你我所立的球体的另一端。“

“呱……”

“都跟你说了嘛,“吉尔伽美什小声地抱怨着,”这里真的没有白熊。”

”呱呱。“

“黄金的,你何时习得了动物会话?”

“本王就是能听得懂,本王半神半人,可能是神赐的天赋吧,“吉尔伽美什回答道。

 

4

”王啊,您这些天,怎么都和这只蛙待在一起呀?“

“杂修,你看这个蛙,它头上是绿的,一直延伸到后背,肚子却是白的,白花花的,一点杂色都没有。”

吉尔伽美什(Acher)托着一只蛙对御主说。

“多好看啊,你难道不想要一只吗?“

“我是想要一只……不,不止一只”御主小心翼翼地回答道:“您看,咱们迦勒底一直被封闭在大雪山里,补给的速食食品都吃吐了,要是能多找到几只,就能做个干锅牛蛙给大家开开荤了!”

“杂修!”

“对不起啊王,我不该觊觎您的宝贝。“

“你没听本王说话吗?!后面是绿的!前边是白的!”

“嗯嗯我知道,蛙就长这样。“

“不止蛙长这样。”

“您要是想看个绿色(shei)保护眼睛的话,我给您种点绿植好嘛?”

“算了,废柴魔术师,你要是办不了事的话就交出圣晶石,本王自己来。”

“王啊,”御主提着头对吉尔伽美什说:”您的意思,难道是……”

 

“让我帮您抽恩奇都吗?”

 

5

“可是……王啊,我就剩下这30个圣晶石来抽五宝梅林了,我们这个迦勒底不能没有梅林啊!”御主委屈巴巴地说。

“原来如此……杂修!就为了这种原因?不就是梅林嘛,你等着。”

只见吉尔伽美什对着空气一通叽里呱啦呱呱呱,满脸凶相,杀气四散。

“扔石头。”吉尔伽美什说。

“啊?“

“快扔。”

御主含着委屈而虔诚的泪水,往梅林池里扔了一张呼符。

一瞬间,彩光四射,三条光柱环绕着卡池,带着噼啪作响的电光旋转上升着。突然,一道白里透红、红里泛紫的影子冲进了卡池。随着那道影子,一条芙芙也冲进了卡池的中央。

”芙……呜(爆踢)!“

“花之魔术师~乐园里的大哥哥~”被芙芙踢到脸肿的梅林,掐着腔调说道,“姗姗来迟!”

 

“现在你可以把石头都砸进旁边的池子了吧?”

 

6

“吉尔伽美什王,阿瓦隆到迦勒底可是真的不近啊。为了你,我腿都要跑断了,这几张书页就给我吃吧?“

”本王许了。别别别别动精灵根和心脏,那是给……留的。“

 (梅林技能材料)

 (小恩突破材料)

7

三天前。

深夜的迦勒底,英灵们与御主都在各自的房间休息,金闪闪的、操劳过度的和幼嫩的吉尔伽美什们,不约而同的聚在了迦勒底的召唤阵前。

“本王有钱。”金闪闪的吉尔伽美什掏出了一把八角尖尖圣晶石。

“本王有魔力。”衣着暴露的吉尔伽美什说。

“我就当圣遗物吧。“幼年的吉尔伽美什自信满满并遭到了成年体们的侧目。

 

十分钟后。

 

“这池子还挺深啊。”金闪闪的吉尔伽美什掏出了几片圣晶石碎片,顺手撸了一把趴在肩甲上的青蛙。

“本王需要补魔。”衣着暴露的吉尔伽美什说,那青蛙耗费了他太多的魔力。

“呐,你们不是很想见恩奇都吗? “幼年的吉尔伽美什说,”怎么他刚一出来,就被你们变成青蛙了?”

 

“本王……没什么想见的人……我已经……失去了和他……见面的……资格……咳咳咳!现在与他相见……对心脏不好。”Caster捂着胸口说。

Archer似乎有点失去信心,头发都有了要散下来的趋势:”吾友是否会偏爱更成熟的本王、或是更幼小的本王呢……“

幼年的吉尔伽美什一直没有失去过他的自信,微笑着看着两个丧气十足的‘大人’:”既然这样,不如让master再召唤两个恩奇都,我们仨,一人一个,如何?”

 

8

 “你们说,要是御主只抽出了一个恩奇都,我们仨怎么分?”幼年吉尔伽美什又在没事搞事了。

“那就没他的份儿。“Acher指了指Caster:”反正他的恩奇都已经死了,他也接受了这一事实。”

“什么?”Caster气得打开了王之宝库,“你这种半吊子的王才是远远配不上他!”

Archer也换上了黄金铠甲,剑拔弩张。

突然间,诡雾层生,妖风四起,把Acher头上的清娃径直吹到了Caster的脸上。

 

“Senvent,恩奇都,应召唤前来。”

突然从蛙形态变大的恩奇都将贤王压在了地板上,他白色的衣袖拂过Caster白色的头巾和白色的船帆裤,带着惊讶又温柔的表情说:“Enuma Elish!”

 

9

    “杰克杰克!童话里说,被真爱之人亲吻的青蛙,就会变成王子呢!”

 

10

 

“所以说那只蛙就是恩奇都?!那您为什么还逼我召唤?”

 

“本王可是有全城少女初夜权的王,想多要几个恩奇都又怎么了?”

 

“WEAK!“

 

又到了在弓阶修炼场暴打金闪闪的日子。

 


评论(13)
热度(272)

© MightyDoro | Powered by LOFTER